孫楊又攤上事了!看看,讓你不聽話,這分明就是“作死”的節奏,不過,就像網友在評論里說的那樣:幸好是孫楊,換別人早死好幾回了,孫楊嘛……那就再說,再說啊……
  事情是這樣的,23號,媒體曝出,孫楊在5月17日一次尿檢中被查出使用了違禁物質曲美他嗪,禁賽三個月。運動員服用禁藥受罰本司空見慣,弔詭的是,這則處罰的決定延遲了半年才對外公佈,而且禁賽期恰好到仁川亞運開幕一月前結束。這一切如果僅僅是巧合,那上天簡直太眷顧這娃了,反過來說,如果不是巧合的話,那一切設置的簡直太完美了。
  對此,官方的解釋是,孫楊吃錯藥是為“治療心臟不適”,並無意籍此提高運動表現,因此,反興奮劑中心認定其“沒有重大過失”,符合反興奮劑規定條例中減免處罰的標準,而且現在公佈二季度檢測結果也是慣例。連專業人士都說了,這完全是按規章辦事,外人就不要瞎猜了。誰瞎猜了,你?你?還是你?反正我沒猜,我只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,對比一下自己喝涼水都塞牙的倒霉經歷,真想抱頭痛哭半輩子。
  孫楊吃錯藥了,是“治療心臟不適”,真實不真實且不說,關鍵是,孫楊不僅這麼說了,肯定還有證據。誰規定不能吃錯藥,誰規定運動員不能治病,法律還不外乎人情呢,更何況明文規定,只要哥有證據,減免處罰是必然的。世道沒錯,規則沒錯,就事論事來說,孫楊這麼做更沒錯。
  本來誰都知道,運動員吃禁藥,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,搞不好就徹底死了,再加上孫楊之前的駕車門事件,前後就差五天,能想象,當時的孫楊團隊肯定頭大的不行,即使再強調這藥是“治療心臟不適”吃的,受眾和烏泱泱的網友估計也很難去信,輿論難平。估計孫楊恨不得找大師算算去,真是流年不利啊。不過,沒關係,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職業叫做危機公關。
  瞭解危機公關行業的人都知道,負面新聞一旦爆出,再去解釋,得花雙倍甚至更高的成本和精力,而取得的結果卻只能除以2、3,甚至4,還得講方式方法,就跟到醫院看病一樣,醫生一定會告訴你,預防永遠比治療有效。對於孫楊來說,在那個不恰當的時間處理這件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:延後,找一個最不起眼的時間點,淡淡地說出來。他做到了,而且做得很好,單從危機公關方面講,這絕對是一個無比成功的案例,可以寫進墓誌銘的那種級別。
  時間上的制高點不是誰都能占領的,孫楊又贏了一步,我們暫且不去討論這中間有沒有誰好心幫忙,或者故意放水,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一切都在規則之內,半年內公佈結果,這是慣例,5月17號到現在,這金子般的半年,“駕車門”的影響早就淡化了,仁川亞運會圓滿結束了,廣告商的贊助也都剛剛地收回了,一切都圓滿了,禁藥的事可以說了。哥上半年治療心臟不小心吃錯了藥,你信嗎?不信?證據呢?錯了?錯在哪裡?違規了?違哪個規呢?
  一切都是剛剛好。這個做法將損失降到最低,實現了各方利益的最大化。孫楊在亞運會斬獲三金一銀,贊助方的錢也沒有打水漂,孫楊也名利雙收。當然,對孫楊的負面影響是少不了的,但卻是可以控制和淡化。在服用禁藥的消息“周一見”後,緊接著,孫楊的道歉信、反興奮劑中心官員的專訪、運動員心臟不適的科普稿一篇接一篇地出來了,安排的簡直井井有條。至於日韓的質疑,反正木已成舟,想說就說吧。
  眾所周知,規則是保障一個社會有序運行的基本因素,是人類交往和合作的基礎。就像我們紅燈停綠燈行,是相信所有的人都遵守交通規則;我們參加高考,是相信它是一個對參與者都公平的考核制度;我們簽訂合同,是相信它能夠保障雙方的合法權益。而規則存在的意義,除了被遵守,還能被利用,誰也沒說利用規則是不對的,你有規則就得容我利用不是嗎?
  好吧,說到這裡,我必須承認,本人不是一個絕對利益的追隨者,不能做到一切只看結果不看過程,所以,總會問一些大煞風景的話,孫楊是活過來了,他和他的團隊,對於禁藥一事處理的很好,一切都在規則內解決,眾看客心服口服,只是,規則這東西,我總覺得,用好了救人一命,用不好萬劫不復,楊哥要說歲數不小了,與其挖空心思研究這其中的縫隙和漏洞,還不如,做個不闖禍的乖乖娃吧。(龔萬鵬 更多好文請關註微信公眾號“憂鍋憂米”:yongguoyoumi)  (原標題:必“死”孫楊是怎麼“活”過來的)
創作者介紹

雨天

pr66prau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